四川时时彩开奖记录|四川时时彩玩法
金融支持上海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政策研究
2017-03-06 16:52
字體
保護色
打印
返回
關閉

一、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中金融支持的作用和內涵

金融支持上海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要把握好三個出發點:一是深刻把握上海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要求和重點任務;二是充分依托上海金融創新、開放優勢,探索有特色的金融支持體系;三是切實針對金融支持的薄弱環節和存在的問題精準發力。力求使金融支持在上海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中承擔好五大功能:“三去”的手術刀、降成本的加速器、補短板的催化劑、培育新經濟的造血機以及改革的風控閥。

二、金融支持上海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現狀和問題

1.現狀。一是采用差別化的信貸政策有效化解鋼鐵、水泥粉磨、船舶等行業的過剩產能;二是探索將原來以補助、獎勵、貼息等形式直接撥付給企業的財政資金轉變為政府股權投資,通過組建產業基金或創新引導基金引導行業發展,扶持企業成長;三是探索PPP、基礎設施證券化等投融資機制創新,保障城市基礎設施建設;四是依托多層次資本市場,積極拓寬企業投資和項目融資渠道,降低企業融資成本;五是發展普惠金融,緩解城鄉發展不平衡,支持社會民生事業發展;六是構建“1 4”金融風險防范體系,維護金融穩定。

2.問題。一是產業結構調整的金融支持力度不足,在清理過剩產能以及新興產業的支持力度需加大;二是目前無論是PPP還是各類政府引導基金,參與運作的主體以國有企業為主,市場化投入機制運用還不足,不利于提高資金的利用效率;三是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仍明顯;四是市場出清的金融支持手段單一。

三、國內外金融擴大有效供給的經驗借鑒

1.促進科技創新、新興產業發展。以色列設立科學基金、雙邊產業研發基金等,為企業提供支持,并建立如果失敗無需返回資本、如果成功則逐年返回資本的風險分擔機制;以色列、德國等通過設立風險投資引導資金、提供信用擔保、稅費優惠、發展風險資本市場等方式,吸引風險投資加盟、提供風險投資退出渠道;韓國設立文化產業的投資基金,并提供專業化金融服務。

2.促進產業結構調整、淘汰落后產能。新加坡、日本等國通過政策性金融引導信貸結構和資金投向,促進產業轉型升級;美國以及深圳通過大力發展并購基金,以杠桿收購、垃圾債券等方式,推動企業兼并重組;建立多層次的資本市場體系,拓寬融資渠道。如深圳市在前海股權交易中心設立創新型中小企業單獨板塊,并發布了全國首支“新四板”基金。

3.加強城市管理、完善公共服務。日本通過設立財政性引導基金、政策性扶持等方式,幫扶在建項目進行開發,吸引金融機構或者社會投資部門介入并追加投資;增加政府購買,充分運用PPP模式。

4.支持中小企業發展。韓、德、美、英、法等國政府通過進行政策性低息貸款、建立風險擔保機制、專業基金支持等方式,為中小企業提供直接貸款或促進商業資本投資;支持互聯網金融發展,成為中小企業的融資渠道之一。

四、金融支持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思路和重點舉措

思路和目標:充分發揮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優勢,抓住自貿試驗區加快金融開放創新契機,深刻把握上海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金融需求,堅持政府引導、市場主導,堅持區別對待、有扶有控,堅持創新引領、提高效率,堅持防范風險、嚴守底線,重點在促進產業轉型、支持創新創業、補齊民生短板、降低企業成本、出清僵尸企業等方面下功夫,著力形成金融支持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制度安排和政策體系,實現上海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政策目標。

近期可完善的重點舉措如下:

1.充分發揮政府各類基金作用,引入市場化專業基金管理機構操盤運營,加大重點產業、新興產業投資力度。一方面要繼續發揮創業投資、產業轉型等各類政府基金引導作用,積極探索設立戰略性新興產業基金、高端成長性產業基金、國際創新并購基金和并購資本中心等,積極吸引社會資本組合跟投。另一方面,深化各類基金管理體制改革,將基金運營職能委托給國內品牌券商或市場化投資基金,由其負責基金社會化組合和項目篩選、投資、風控,以利益捆綁形式保證資金利用效率,而政府重在監管、督導以及圍繞政策目標等方面進行績效考核。

2.積極推進金融業態工具創新,以金融創新引領改革創新,加大上海創新創業支持力度。一是探索建立新型金融機構。推動符合條件的機構和企業,發起設立民營張江科技銀行。爭取在上海試點成立專門服務于區域性股權市場的區域性小微證券公司,探索設立科技創業證券公司等新型金融機構。二是推進多元化金融服務體系創新。鼓勵符合條件的銀行機構為企業創新活動提供股權和債權相結合的融資服務模式,與創業投資、股權投資機構實現投貸聯動。三是發揮自貿試驗區金融開放創新優勢,鼓勵商業銀行等金融機構為科技企業提供本外幣融資、人民幣資金池等金融創新服務。四是大力發展互聯網金融、金融科技。推進基于大數據、互聯網、云計算的金融技術和工具創新,培育發展眾籌、網絡借貸平臺、區塊鏈等金融科技。支持各類股權眾籌融資平臺創新業務模式、拓展業務領域,推動符合條件的科技企業通過股權眾籌融資平臺募集資金。

3.著力推進PPP、基礎設施資產證券化在公共服務設施建設的應用,探索設立城市更新專項基金,補齊社會民生短板。一方面,針對上海發展階段和實際需求,選擇水務、環衛、交通等基礎設施以及養老、體育、文化等社會事業等領域,引入社會資本參與,抓緊啟動若干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示范項目,運用PPP、基礎設施資產證券化等手段籌集資金。建議專門編制PPP發展規劃,對PPP管理體制、需求趨勢、項目清單等做出提前安排。同時,加快PPP融資二級交易市場建設,降低PPP基金投資的退出成本。另一方面,聯合知名開發運營機構、基金等,共同發起設立城市更新專項基金,運用PPP等融資渠道,籌措更多資金支持舊區改造、公共服務和基礎設施建設。

4.積極發展多層次資本市場,完善中小微企業投融資機制,拓寬企業直接融資渠道,降低企業融資成本。支持企業開展上市、發債、資產證券化以及在“新三板”、上海股權托管交易中心掛牌。擴大債務融資工具發行,引導企業積極運用交易所公司債、私募債、銀行間市場非金融機構債務融資工具等直接融資手段。加強直接融資工具創新,發展項目收益債及可轉換債券、永續票據等股債結合產品。依托上海中小微企業政策性融資擔保基金,聯手各類商業性融資擔保機構,積極開展聯保、分保和再擔保業務,優化上海融資擔保服務體系,為處于成長期的中小微企業提供融資服務。創新完善中小微企業擔保風險補償機制,引導各類擔保機構加大對科技型中小微企業的擔保力度。鼓勵商業銀行發展合同融資、技術貿易融資。鼓勵知識產權質押貸款和知識產權保險兩類業務的交叉支持。

5.以金融手段調整產業結構,促進“僵尸企業”市場出清,盤活存量資源。對仍有一定價值資產的關停企業實施兼并重組,支持兼并重組企業通過發行股票、公司債券、企業債券、非金融企業債務融資工具等方式融資,鼓勵證券公司、資產管理公司、股權投資基金、產業投資基金等參與企業兼并重組。對仍具產業價值或前景的企業,直接納入上市資產范圍。對靠政府補貼和銀行續貸等方式維持生產經營的企業,充分發揮金融資產管理公司等市場處置主體作用,通過盤活重組、壞賬核銷、不良資產證券化等多種方式,積極推進“僵尸企業”不良資產處置。對于進入破產清算階段的企業,在自貿試驗區率先構建一整套的市場化出清機制,探索設立破產法庭,支持發展專業化的破產事務機構,推動“僵尸企業”盡快將資金設備撤出過剩領域,配置到新興行業。

6.圍繞“去杠桿”有效防范和化解金融風險。研究制定金融詐騙、非法集資等高風險領域監測預警制度,強化P2P等類型企業日常監管和風險排查,建設金融安全示范區。督促銀行機構真實反映、妥善處置不良貸款;落實證券、期貨風險管控措施。加強對小額貸款公司、融資擔保公司、融資租賃公司等機構的監管,嚴控杠桿率過度增長,切實防范風險。根據區縣財政可承受能力,研究決定年度舉借規模,逐步降低地方債務杠桿。



四川时时彩开奖记录 免费打麻将游戏下载 名人彩票在线是真的吗 21点规则与技巧 时时彩6码后一平刷 足球比分直播 快三技巧数学公式 时时彩组三组六稳赚 乐发国际博彩 倍投方法 利润最大化 pk10滚雪球六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