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时时彩开奖记录|四川时时彩玩法
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正式運行的影響及對上海的推動作用研究
2017-03-06 16:47
字體
保護色
打印
返回
關閉

亞投行的創立不僅帶動亞洲國家基礎建設發展,而且有助于中國參與國際事務,提高國際話語權,拓寬投資渠道,并且促進經濟持續增長,推進“一帶一路”建設。


一、亞投行設立給國際金融體系帶來新的變化


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帶來國際金融體系新變化,使中國在全球事務中的領導力嶄露頭角,中國已從過去的全球化事務的參與者,成為全球化事務某些領域的引領者和規則的積極制定者。亞投行設立為全球金融治理注入新鮮血液,改善全球金融治理結構并有助于國際金融治理規則的重塑。


1.亞投行為基礎設施投資領域注入新的資金,彌合巨大的融資缺口,構建亞洲內部儲蓄—投資轉化機制的重要平臺,有助于促進全球經濟再平衡,進而維護全球金融體系的穩定。


2.亞投行為改善全球金融治理提出了新思路。亞投行屬于增量意義上的全球金融治理改革,有利于彌合傳統和新興兩個既有治理體系之間的矛盾和沖突。目前亞投行對國際貨幣體系改革將發揮“催化劑”的作用。利于推動IMF的改革,擴大發展中國家的話語權和影響力。


3.亞投行的成立促進國際金融治理向著多元化的方向發展。亞投行遵循開放的多邊主義,立足于打造利益、命運和責任共同體,最終實現共同發展與繁榮的新的全球金融治理理念。改變以往以G7為核心、以美歐等發達國家為主導、以美元霸權為特征的“一超獨大”的全球經濟治理體系,在不同的金融機構之間形成良性的制度競爭。


4.亞投行運行加快人民幣國際化,推動國際貨幣體系均衡化發展。中國與各國建立人民幣清算安排、核準RQFII、協定貨幣互換協議、推進人民幣離岸金融中心建設,都是人民幣國際化進程中的重要步驟。人民幣加入SDR,國際貨幣屬性逐漸顯現,提高其貿易結算、儲備能力國際信用,中國參與國際貨幣體系得到深化。亞投行成立后,加快人民幣國際化的步伐,推動國際儲備向多元化的均衡方向發展。


5.亞投行與現有全球及區域性國際金融機構之間相互補充。基礎設施投資是世界的一個“短板”,卻是中國的“長項”,亞投行專注于亞洲基礎設施互聯互通和區域基礎設施一體化,能夠彌補現有國際金融機構的資金供給不足和職能缺失,無疑是對國際金融體系的有益補充。


二、對亞投行的運行機制研判


根據《亞投行協定》所披露的信息以及在最近一年多的時間里亞投行行長金立群先生在多個場合做出的表態,結合世界上其他多邊開發銀行的運行經驗,對未來的亞投行的治理和運營做出判斷。


首先,中國在亞投行不謀求長期擁有一票否決權,有利于吸納更多國家加入亞投行。


其次,亞投行的以經濟增長、促進區域合作、保證可持續發展作為戰略運營目標,以基礎設施投資為核心業務。私營部門投資利潤率較高,亞投行為保證自己有適度的盈利,適度重視回報率,在私營部門業務上將有所側重,以保證發展中國家的股東國有持續參與亞投行的運營。


第三,將是一個開放、靈活、多元合作共贏多邊開發銀行。采購將面向全球,私營部門業務靈活利用PPP的模式,重視多邊合作,并發行非核心貨幣債券,提高融資效率,并避免匯率風險。


第四,能源和交通會是亞投行最重要的基礎設施投資方向,智慧城市建設、地下管廊建設、水網循環建設等是城市化標準和最優先的基礎設施項目,這些項目具有好的經濟回報率,且風險低,是較好的選擇。跨境基礎設施是亞投行投資的一個重要領域。


第五,項目的融資模式將采取多種形式,AIIB的具體業務形式包括貸款、股權投資、貸款擔保以及技術援助等,在融資模式上能夠更有效的引入更多的社會資本如進入融資項目中,更加多樣化和有效的引入PPP、BOT以及ABS等新型融資模式。


三、上海在亞投行的運行中可以發揮的作用


亞投行運行,將產生大量的經貿、投融資及商務往來。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自貿區、人才和基建企業可以在亞投行運作中發揮重要作用。


1.上海國際金融中心為亞投行項目提供融資功能,為跨境資本流動提供重要通道。針對亞投行所投基礎設施項目,支持境外機構和企業在上海金融市場發行債券,為區域基礎設施投資提供融資支持。并且吸引主權財富基金、大型養老基金進駐上海。發揮上海國際金融中心的集聚與輻射功能,推進上海自貿區的金融開放,加快人民幣國際化,促進地區域性投融資平臺的建立。


2.以高端人才支持亞投行的項目良好運營。基礎設施建設項目深入分析,需要大量的研究人才,研究國與國之間的關系,對各國政策進行研判,對項目進行評估。上海可憑借的人才智庫優勢,推進對基礎設施投資項目研究,積極推進國家之間基礎設施建設合作機制研究,支持亞投行良好運行。


3.配合亞投行,推進上海基建裝備企業跟進亞洲基礎實施建設。亞洲很多國家正處于工業化、城市化快速推進過程之中,其基建市場蘊藏較大投資空間。亞投行帶來的投融資便利將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亞洲基礎設施投資。上海基建企業可聚焦亞洲新市場、新領域、新模式,支持基建裝備企業走出去,配合亞投行推進亞洲基礎實施建設。


四、上海借助亞投行推動城市發展的思路和舉措


1.建設全球基礎實施投融資中心,助力上海國際金融中心發展。引進國際多邊開發銀行資金運營中心落戶上海,設立國際基金債券市場,吸引主權財富基金、養老基金在上海集聚,進一步完善上海的金融市場,推進金融市場開放,為上海國際金融中心發展提供新的契機和動力。


2.借助亞投行運營發展離岸業務,推進上海離岸金融中心建設。發展債券市場是促進基礎設施項目債券融資的重要方式,可以支持境外機構和企業在上海金融市場發行債券,通過培育全球債券、人民幣債券、非核心貨幣債券、非核心貨幣債券、結構化債券、風險資本債券、綠色債券等債券市場,為基礎設施投資提供融資支持。國際債券市場發展,有助于上海離岸金融中心形成。


3.吸引國際PPP融資機構落戶上海,為全球基建的PPP項目提供服務支撐。PPP模式是國際公認的社會資本參與公共資源配置的有效途徑之一,上海可鼓勵以PPP項目融資為核心的金融創新,用好用足自貿區金融創新和開放優勢,集聚國內外資本和機構,把上海打造成為具有國際影響力的基礎設施項目、資本和股權多層次交易中心,為全球基建的PPP項目提供服務支撐。


4.借助亞投行運營,推進自貿區金融改革。爭取亞投行運營中心落戶上海自貿區,吸引國際資金在上海集聚,包括外幣計價資金,在增加結算、投資基礎上,促使區域經濟體增加人民幣儲備需求,需打通內外投融資渠道,進一步開放金融業,推進自貿區金融改革。


5.促進東亞、亞太地區貿易便利化,在一路一帶的過程中,通過完善發展總結中國(上海)自由貿易實驗區在國際貿易、國際投資領域引領建設作用。


6.借助亞投行投融資平臺,力推上海大基建和裝備企業走出去。上海基建企業和裝備企業逐漸走向市外和域外,隨著“一帶一路”國家戰略實施,基礎設施將呈現產業鏈化“出海”趨勢,上海基建企業和裝備企業在公路、橋梁、港口、隧道、電信等項目建設上具備國際競爭力。充分利用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金磚國家開發銀行、絲路基金等金融平臺資金。,為上海基建企業參與國際基礎設施和產能合作提供新的融資渠道,通過參與海外項目投資與建設,完善海外市場和全球化布局,實現自身經營戰略調整和發展模式轉型。

7.爭取亞投行智庫落戶上海。創辦全球基礎設施建設高層論壇,發揮影響力和輻射力,把智庫建設、上海科創中心和上海全球綜合性城市的戰略結合起來。

四川时时彩开奖记录 重庆欢乐生肖彩票 百灵官网百人牛牛 品牌系统设计 北京pk10免费计划网址 后三不定位二码倍投 通比牛牛怎么玩法介绍 鼎盛是什么平台 在线二十一点手机游戏 下载鹿鼎时时彩 北京pk软件手机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