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时时彩开奖记录|四川时时彩玩法
中美BIT談判對中國金融開放的影響以及上海應對策略研究
2017-03-06 16:47
字體
保護色
打印
返回
關閉

中美BIT談判至今已進行了25輪,其過程直接影響著中美以及亞太地區的經濟合作,對全國的發展戰略和對外經貿、投資及金融等各個方面都產生重要的催化作用。作為中國金融中心的上海無疑承載著對接中美BIT談判的任務,上海自貿區在上海乃至全國接軌更高標準國際貿易投資規則中扮演著先行先行的角色。所以,我們必須把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和上海自貿區的建設進一步納入到中美BIT談判的框架之下,這也正是本課題的研究意義所在。本課題的基本思路是根據對中美BIT談判進展和可能達成的結果分析,深入剖析其對中國金融開放以及上海金融創新改革的影響,并按照前瞻性與針對性相結合的要求,研究提出上海應對中美BIT談判和協議影響的總體思路和相應的對策及建議。


本課題首先介紹了中美BIT談判主要進程及當前現狀,根據分析討論協定簽訂的主要障礙,并就金融及投資條款做出了預測。在此基礎上,深入對兩個方面進行分析:一、中美BIT談判對中國金融開放的影響;二、中美BIT談判對上海金融創新改革的影響。本課題在重點分析這兩個影響后提出相應的思路和對策。


(一)中美BIT談判對中國金融開放的影響


中美BIT談判推動了中美貿易的擴大,帶動人民幣跨境流動,促進國內外企業對金融服務需求的增加,外匯結算業務進一步擴大,進而影響中國金融開放進程,尤其是對中國的金融服務業、資本項目開放和人民幣國際化造成一定的影響。在金融服務業方面,推動金融機構市場準入條件的降低,優化金融服務業結構,完善金融監管制度;在資本項目開放方面,通過滬港通、滬倫通和滬紐通的發展來進一步推進資本項目開放;在人民幣國際化方面,中美BIT談判會在促進境外人民幣的交易,拓寬投資、貿易渠道,調整國際收支雙順差等方面產生一定的影響,在對人民幣國際化產生推動作用的同時也會對人民幣風險管理和銀行服務水平提出挑戰。


(二)中美BIT談判對上海金融創新改革的影響


中美雙邊貿易談判,使上海在投資高度自由化和便利化中,獲得投資和服務貿易的快速增長,為上海金融創新改革帶來動力,有利于上海國際金融中心的建設和自貿區金融創新改革。其中,中美BIT談判會給上海國際金融中心“一個核心、兩個重點”的推進思路提供動力,有利于金融機構種類的豐富,金融市場體系的完善,良好金融市場環境的構建,進而推進上海國際金融中心的構建。而自貿區是承接中美BIT談判內容的試驗點,外資的大量流入,人民幣交易結算的頻繁,有利于人民幣利率市場化的改革;更多的外國投資者渴望參與到中國市場,這將會推動外國投資者投融資的門檻的降低,金融機構對區內金融業務和投融資便利的高要求,會促進以自由貿易賬戶為載體的投融資匯兌的改革創新。


但是,在享受中美BIT談判對上海金融改革創新帶來的改革紅利時,不能忽略大量短期或長期資金中夾雜的投機性資金對金融市場的沖擊,對金融體系穩定性的動搖,以及資金流動監督等,這些都是現有的金融防范體制所面臨的問題。在分析了中美BIT談判對中國金融開放整體的影響,又具體分析到對上海金融創新改革的影響之后,對于這些帶來的推動力以及可能的沖擊,上海亟需提出應對措施,作為改革“試驗田”的上海自貿區無疑扮演著重要角色。于是本課題接下來討論上海自貿區對中美BIT談判的應對思路。


上海的應對思路分三步:一、營造良好投資環境;二、準入前國民待遇和負面清單的完善;三、加強自由貿易賬戶建設。首先深化自貿區體制改革,完善外匯轉移、權益保障和金融創新等體制,為自貿區內可能發生改革創新營造一個法制健全、業務完善、體制靈活的投資環境。其次,完善準入前國民待遇和負面清單來防范外資的進入對中國經濟的沖擊,是上海自貿區應對中美BIT談判的關鍵之處。其中,對準入前國民待遇進行三個方面制度的“轉移”:管理方式由“審批制”向“備案制”轉移,“雙軌制”向“統一立法”轉移,管理重心由事前嚴格審查向事后監督轉移。而對負面清單的完善,主要從表達方式、透明度機制以及內容設置這四個方面入手。最后,加強自由貿易賬戶的建設,在業務種類和監管制度方面進行完善,以應對中美BIT談判導致跨境資金匯入匯出和投融資便利要求的提高等需求。


本課題的最后一部分從五個方面對上海的金融創新提出建議:一、把握人民幣國際化、上海自貿區和中美BIT談判等重要機遇,使滬港金融聯動邁上新的臺階;二、鼓勵資金走出去,吸引資本引進來,進而實現人民幣資金的雙向流動;三、為方便企業向海外市場開拓,降低企業融資成本,可考慮在上海自貿區內建立離岸金融市場;四、為了推進監管便利化,上海自貿區可建立綜合金融監管平臺,進行“一站式”管理;五、提高應對風險防范能力,以便能夠在享受中美BIT談判帶來的利益同時維持國內市場的穩定。


(一)加強滬港金融聯動建設


滬港金融聯動可以繼續在金融機構、業務、市場和監管等方面進行加強,并推進在人民幣離岸業務和市場風險管理上的探索。其中,對于人民幣離岸業務的完善,可采取的措施有:建立滬港兩地貨幣溝通渠道,共同完善人民幣現鈔與資金的清算渠道;香港與上海證券交易所互相創設、掛牌交易所ETF產品,逐步實現兩地交易所的融合;對香港設立的石油、黃金、大宗原材料等期貨產品中以人民幣計價的部分,只能使用境外人民幣交割。此外,中央銀行應當建立適當的干預機制,盡可能地減少國內金融匯率匯率出現大規模波動的概率,有效管理匯率波動對“滬港通”交易的影響。


(二)增進人民幣資金雙向流動


上海自貿區進一步拓寬境外人民幣回流渠道,便利人民幣資金雙向流動的主要建議包括:自貿試驗區內企業和金融機構依照宏觀審慎的原則從境外借用人民幣資金,投于和國家宏觀調控方向相符的領域;區內金融機構和企業按規定在境外發行人民幣債券所募集的資金可調回區內使用;自貿試驗區在充分利用全國統一金融基礎設施平臺的基礎上,提供更加便利的人民幣計價的交割和結算服務;向自貿試驗區內就業并符合條件的境內個人適當開放各類人民幣境外投資等。


(三)加快離岸金融市場的建設


考慮我國金融市場的發展狀況,成熟度等情況,在上海建立內外分離型模式比較符合國情。并且基


于大陸特殊的經濟形勢以及上海獨特的金融地位考慮,可以對上海離岸金融市場進行差異化建設。而建設“內外分離混合型”離岸金融市場可通過以下方面;擴展分類別離岸參與主體的規模,實現分階段風險調控與稅收調節,完善風險動態調控;推進分步離岸業務融資導向;落實分目標法律監管等措施,以解決分離—混合模式離岸金融市場發展過程中“特立芬”難題。


(四)加強金融綜合監管的建設


上海自貿區對金融綜合監管的建設可以從三個突破點入手,即實施全面覆蓋,加強跨界協作、解決監管重疊等問題以及推動金融基礎設施的建設。通過這三個突破點可以在成立金融監管聯席會議、搭建基礎設施建設和發展行業協會這三個方面進行探索,發揮自貿區的創新優勢,開展綜合監管試點,提升整體監管能力,提高金融風險防范水平,保障金融安全。


(五)完善自貿區風險防范


參照中美BIT談判在透明度、外資保護和國有企業方面對中方提出的高要求,上海自貿區在盡力提升談判中出價的同時也不能放松對風險的防范。對于實現透明度的過程中,需要循序漸進,先在法律法規上公開,其次是逐步完善公眾參與的相關規章制度;對于外資流動,要有效的引導外來資金投向以支持中國的市場建設,不放松對資金動向的監控;建立一定的機制來確保我國企業在國外的合法權益得到保證;并且分層次、分領域逐步推進金融領域的開放。


四川时时彩开奖记录 快乐时时官网 后二杀号技巧和规律 牌9的十赌九赢秘诀 贵州福彩快三骗局 球探比分足球即时比分旧版 有个app里面全是直播平台 mg摆脱每次点击间隔40秒 金尊国际平台 狂人时时彩计划稳赚 5分快三大小单双走势图